威海统计信息网欢迎您!

站内搜索:

 

|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

当前位置:
首页 >> 统计调研
 

统计调研

    浅析CPI上涨对威海居民收支的影响

    发布日期:2017-09-18访问次数: 信息来源:威海市统计局字号:[ ]


        物价是经济运行状况的晴雨表和资源配置的方向标,不仅对经济增长产生一定的影响,而且是和百姓生活密切相关的热议话题,CPI走高时物价更是上至政府决策层、下到平民百姓关注的焦点。本文依据威海建市30年来的CPI变动特点,观察分析威海居民消费价格指数变动对居民生活产生的影响,仅供参考。
        一、CPI在社会经济生活中的变化
        在当前社会经济生活中,CPI不再是经济体制改革初期时,主要为政府及各级管理部门所重视和应用,已经成为广大居民关心的一个数字。
        (一)消费者感受上的错位逐步减少
        近几年CPI的计算过程,不再只是为少数专业人员掌握,而是向更多的消费者普及,从而减少了消费者感受与价格指数值之间的错位感,以往由于对比基期造成的错位,现在被同比指数与环比指数区分解决了,以往人们把自己熟悉的某种或者某类消费品价格涨跌与居民消费价格指数比较的习惯也得到了改变,指数是由800多个商品和服务的指数经过层层加权计算出来的,它反映的不是一种或一类商品的价格变动,而是全部商品的价格变动。
        (二)居民消费价格指数的作用充分发挥
    CPI一方面用来观察价格变动的基本作用,另一方面还可以成为广大投资者的参考依据,每月公布CPI都会引起专家和众多投资者的极大关注,这是因为物价指数与股市价格存在着必然的联系。
        二、居民消费价格指数变动过程及其特点
        建市30年来,威海社会经济的各个方面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CPI变动也显示出自身的特点。
        (一)改革开放初期,CPI出现第一个峰顶
    1987年-1989年,我国改革开放初期也是威海建市初期,居民消费价格指数的波动幅度较大。1988年、1989年威海城镇居民消费价格上涨幅度高达16.8%和16.7%,三年间年均增长13.8%;农村居民消费价格上涨幅度高达18.0%和21.1%,年均增长15.8%,这也是改革开放初期后威海的第一个居民消费价格指数峰顶。城镇居民消费价格指数最高的1988年比最低1987年高出8.8个百分点,农村居民消费价格指数最高1989年比最低1987年高出12.5个百分点。
        (二)20世纪90年代,CPI出现第二个峰顶
    1990-1997年,威海城镇居民消费价格指数均在105以上,1993年、1994年达到高峰,居民消费价格上涨幅度达到20.2%和25.8%;农村居民消费价格指数在105以上的年份有5个,达到高峰的是1994年和1995年,农村居民消费价格上涨幅度达到22.7%和16.7%;这是建市30年来的第二个CPI峰顶,涨幅比建市初期更大。建市30年间,威海城镇居民消费价格指数在1998年首次出现下降,其下降幅度为0.8%。在1990-1999年间,CPI城镇最高年份与最低的年份,其值相差26.6个百分点,年均增长10.5%;农村最高4年份与最低年份100.5,其值相差22.2个百分点,年均增长7.6%。
        (三)进入21世纪以来,CPI涨幅平稳
    2000年-2016年,威海居民消费价格指数比前两个时期变动幅度小得多,城镇居民消费价格指数均在105以下,年均增长1.6%,指数最高年份的104.6比最低年份的98.3,高出6.3个百分点;指数最高的农村居民消费价格指数105.1,比最低年份的98.4,高出6.7个百分点,年均增长1.9%。表明这一时期威海物价走势呈现出相对平稳的主旋律。
    纵观建市30年来居民消费价格指数变动过程及其特点, 特别是最近五年来,CPI一直保持在1%-2.4%之间波动,幅度平稳,显示出威海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逐步走向成熟。
        三、CPI上涨对威海城乡居民收支的总体影响
      (一)CPI上涨不同程度的抵消了城乡居民收入增量
      物价上涨在一定程度上能够刺激有效需求的增长,改善微观经济运行环境,促进宏观经济的快速发展,使居民的名义收入快速增加。1987年到2016年,威海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由1013元增加到39363元,增长了37.9倍,年均增长13.5%。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由1987年的739元增加到2016年的17573元,增长了22.8倍,年均增长12.3%。

      由于物价上涨,威海各年度城乡居民增加的收入存在不同程度的被抵消。从几次物价上涨幅度较大的年份来看,1988年威海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比上年增长13.7%,扣除当年物价水平实际比上年下降2.7%,这意味着考虑物价因素居民收入实际没有增加;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比上年增长19.8%,实际比上年增长1.5%,高达92%的收入被物价上涨所抵消。2016年威海城镇居民收入扣除物价因素实际增长6.4%,CPI上涨抵消收入占增加收入的比重23.1%,农村CPI上涨抵消收入占增加收入的24.7%。从上表可以看出,CPI增幅越高的年份,物价上涨抵消的居民收入越多。且从城镇与农村对比情况看,呈现出价格上涨抵消的收入农村比城镇影响程度略深。
      (二)CPI上涨对城乡居民生活消费影响程度较大
    随着经济持续稳定发展和收入水平的不断提高,威海居民生活水平得到了显著改善,2016年威海城镇居民人均生活消费支出25639元,是1987年的26.8倍,年均增长12.4%;农村居民人均生活消费支出由1987年的455元增加至2016年10780元,年均增长11.7%。1987年以后,居民消费价格出现了大幅上涨,几次比较明显的通货膨胀对居民生活最直接的影响就是生活消费支出增加。

      通过表1、表2可以看出,物价上涨幅度较大的年份,威海城镇居民收入增加额以及消费性支出增加额中用来应对物价上涨就比较多。1988年、1989年、1991年及1994年物价上涨影响城镇居民多支出的金额占可支配收入增加额的比重分别为121.8%、100.1%、71.5%和59.5%,物价上涨的影响程度分别为78.6%、123.7%、56.5%和66.7%。由此可见,物价上涨年份威海城镇居民增加的收入中相当一部分收入是为上涨的物价买单,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居民的生活质量,居民消费水平的提高不可避免地受到了影响。
        四、对策和建议
        进入经济新常态以来,威海经济增速放缓,消费价格涨幅缓中趋稳,2015年1.0%的涨幅为近五年最低,2016年价格涨幅略有扩大,仍是温和上涨态势。消费价格温和上涨,反映出经济运行中积极变化累积增多、市场形势稳中向好的新态势。但是物价持续上涨对居民生活带来更多的是消极影响,如何缓解物价上涨压力,是现实而紧迫的重大民生问题。它不仅关乎百姓的切身利益,也关乎国家的长治久安。鉴于物价上涨的深层次原因也是多方面的,虽然当前物价处于温和上涨状态,不存在通胀压力,但政府层面仍需更多地关注未来的物价走势,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努力保持价格总水平稳定。
      一是平抑“菜篮子”食品价格。食品价格上涨是带动物价上涨的首要因素,其中“菜篮子”食品价格大幅上涨使百姓生活负担明显加大。在价格高涨时,应疏通本地农产品供给渠道,适当出台补贴或优惠政策,改善蔬菜供应机制,及时组织本地产品供应,建立蔬菜直供直销模式,通过一系列切实有效措施降低“菜篮子”食品价格。
      二是加强对市场物价监管,保持物价的基本稳定。进一步强化市场监管力度,以关系群众切身利益的重要商品、服务项目作为监测重点,力求尽早发现价格波动的苗头,及时和抑制重要商品价格的突出性暴涨。有针对性的发布市场供求和价格信息,以引导生产经营,促进社会稳定,抑制价格的暴涨暴跌。
        三是在制定各项惠民政策时应向低收入居民倾斜。在物价高涨期,应进一步加大扶持力度,适度提高低保标准和物价补贴。2016年,威海市通过扩大保障范围、调整启动临界值和优化补贴发放周期等措施对物价低保机制进行了完善,联动机制保障对象增加城市“三无”人员救助,启动临界值增加食品价格涨幅和临时价格补贴由“按季发放”调整为“按月发放”,以进一步提高政策灵敏度和时效性,更好地保障了困难群众基本生活。与此同时,对低收入群体在扩大就业、确定最低工资标准等方面出台操作性强的政策,增强其抵御物价上涨的承受能力,稳定低收入者的信心。
        四是努力扩大就业,着力提高城乡居民收入水平。把就业问题作为经济发展的核心和重点,制定相应的配套措施和具体政策,在开发就业岗位、拓宽就业门路、增加资金投入、提供就业服务等方面加大力度。居民收入的增加,会有效改善居民的收入预期,增强信心,减少过度储蓄,扩大即期消费,促进经济增长。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